目前分類:北方札特的夢境日記 (5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剛剛做了一個非常清楚的清明夢,夢見自己是一名神祕組織的特務,在百貨公司上上下下奔跑著,阿鳴是我的同事,也跟著我衝鋒陷陣,還有一個不認識的女同事,我們正在追捕一名通緝犯,可是每當關鍵時刻,就會有台購物車從一旁滑動,害我們得對購物車進行固定動作,此時又有一個不認識的男同事冒出來,消極的說,購物車每次都纏著他不放,我跟那名女同事說事情總是要解決,不要想太多,於是把購物車又推回去,正當走到更下面的樓梯時,一個彎,又一台購物車掉落,差點砸到我們,那人就說,你看吧!我再次把盪著繩索的購物車從半空中拉回去,又下去追歹徒,不過沒下文。

 

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

NorthZart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「彼得!彼得!」一群人夜間疾走中,叫著我的名字,他們快速步向那灰暗的角落。

「怎麼了?你們打算怎麼做?」我好奇的問。

NorthZart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來自北極海的一個團隊,畫面一開始是個男的,手上穿戴黃色手套,試圖打開海平面下的一扇門,他手持電子儀器非常熟練的往門縫裡鑽,且不時回頭看著大家,嘴裡念念有詞的說道:「要不是為了你們,我才不會讓這機器下水呢?!」我心裡沒想太多,只覺得這精密儀器還真他媽牛,防水還帶有高科技;沒多久,門打開了,是座冰窟,我和那男的進入之後,才發現內部的水深高度只到達肩膀,我們不需要背氧氣筒就能到處走動,不知道為什麼,這使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寧靜與自由,我端視周遭緩慢的流水,我被那潔白清澈的水紋給吸引住了,波光粼粼不斷印入眼簾,它彷彿在告訴我,他們是一股生命,而不是塵封已久的一灘舊水。

我們持續往前走過,走過車庫又走過客廳,我看見一隻快死去的大旗魚,載浮載沉的漂浮在儲藏室的水面上,我很好奇牠在這個地方待了多久,於是慢慢的靠近牠,想不到牠大力的一躍,把我嚇出一身冷汗,畢竟這裡是北極,我身上穿的防水裝備要是被牠的利嘴給劃破了,那可就好玩了,我選擇避開旗魚,往樓上走去,水面還是維持在我的肩膀高度,不久我又看見一隻翻白肚的大旗魚,這回我直接繞道而行,果不其然,我離走沒幾步,就來了個水花四射大翻轉,啊是以為自己在跳街舞喔?!一上一下,活蹦亂跳的!都幾十歲的魚了,還惹我生氣= =”

, , ,

NorthZart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我身陷在邏輯推理的世界框架,一群舉著火把的路人,團團地將我包圍住,問:「誰才是兇手?」他們一副聽到答案,就要消滅對方的心態,令我感到不爽,雖然我內心懷疑A跟B這兩個女孩是兇手,但沒有把握的事,絕不能輕易脫口而出,且下定論。我回說:「可能有兩個人,但還在思考中,沒有結論......」話一說完,有人騎乘一匹馬帶來了A跟B的死訊,顯然她們也是被同一個兇手殺害的,後來我跟眾人來到了案發現場,看了犯案手法後,我看了一下協助我推理的女秘書,當下一個直覺閃過:「天殺的!!!該不會是妳幹的?」女秘書意識到我發掘了真相,當場暴露自己的身分,狐狸的尾巴、狐狸的耳朵,全以嫵媚之姿show了出來。我心想:「Jesus,還挺性感的。」她暴露真實身分之後,拿火把的路人全部逃的逃、躲的躲。我問她:「妳為什麼要這麼做?」狐狸精:「這兩個女的為了救她們的老公啊,我一不小心就......呵呵,是不是顛覆你對狐狸精這三個字的刻板印象?」我回:「妳們不是一向只會用美色誘惑男人?為什麼要殺害對方呢?」狐狸精笑了:「你不知道,其實我們狐狸精最喜歡睡姿很醜的男人,趁他們睡的正香甜的時候,將他們大卸八塊,這樣吃起來是最美味的。」話一說完,狐狸精對我回眸一笑,就飛走了......

 

, , ,

NorthZart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我在一座名勝古蹟的展覽室過夜,友人在綠地上露天紮營,我們白天的工作是考古研究,現在夜深了,我們各自回房休息。畫面一開始是在床上,我看見有個女的背對著我,躺在我旁邊睡覺,搞的我心裡直發驚嘆號:「嘻嘻!!!」沒想到她一個翻身抓癢,我才發現,嗯?嗯哼?竟是鶴髮雞皮的老阿嬤......我暈,比喝了十瓶威士忌還暈,雖沒如此喝過。

 

, , , , ,

NorthZart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